Archive for August, 2010


s4883fdecaa47d

 

Capture

 

199ed1c73e41033f9c163d22

Bound for Northrend!

1.这是个清醒梦,我踏着滑板,在空中自由的飞翔。我飞了很久,其中一个场景是一大片水域,另外一个场景,又是后面的堤岸。我周围有很多同学,Phoenix高中的同学。我开始表演踏着滑板在空中飞行,离地不是很高,大约20-30米,可以看清地面种了一排排的绿色庄稼,我做了一个急转动作,似乎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身体。其中一个同学表示没什么,他也可以做到,这使我非常非常的郁闷。
2.这同样是个清醒梦。我知道自己在做梦,我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在梦中读一篇文章。书已经拿在我的手上,我能清晰的看到上面的字,字体似乎在跟随我的读音(有时是中文,有时是英文),不停的,一个接一个地在后面浮上来,连接到一起。我意识到,我能读出每个字,但它们是毫无逻辑的排列,无法形成一个句子。但奇怪的是,即使是这样,大脑还是能连续的,毫不中断的浮起下一个字。大脑在不断的创造梦境,使我在梦中不会感到任何异常,梦境也不会中断。

       在日本广岛繁华的市中心,有一栋破败荒凉,几近坍塌的圆顶建筑-原爆ドーム, (Genbaku Dōmu)。1945年8月6日早上8点15分,美军在广岛扔下第一颗原子弹,原子弹稍微偏离了预先设定的目标-T型相生大桥,在圆顶正上方,离地600米的高空引爆。

-爆炸后的圆顶,奇迹般的幸存下。1996年被认定为UNESCO文化遗产。

384px-Hiroshima_Dome_1945

圆顶由一位捷克建筑师设计,并在1915年4月完工,并在同年开放。1921年被重新命名为 广岛工业促进馆。

-这张照片拍摄于1921-1933年间的某个时间

Genbaku_Dome_1 

战争,带来巨大的创伤,给战后的人们留下深刻的烙印,这是日本人最不愿提起的痛。人们不希望看到战争,任何一个人的死亡都是一个家庭的破裂,普通民众永远是战争的受害者。

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会去一趟日本广岛,去看看这座残破的建筑。

800px-Gambaku_Dome_of_Hiroshima

800px-GenbakuDome02

800px-A-bomb_dome_closeup

800px-HiroshimaPeaceMemorialPanorama-2

Page 30, 33 Gitanjali

12
      我旅行的时间很长,旅途也是很长的。
      天刚破晓,我就驱车起行,穿遍广漠的世界,在
许多星球之上,留下辙痕。
      离你最近的地方,路途最远。最简单的音调,需
要最艰苦的练习。
      旅客要在每一个生人门口敲叩,才能敲到自己的
家门; 人要在外面到处漂流,最后才能走到最深的
内殿。
      我的眼睛向空阔处四望,最后才合上眼说:"你原
来在这里!"
      这句问话和呼唤 "啊,在哪儿呢?" 融化在千股的
泪泉里,和你保证的回答 "我在这里!" 的洪流,一同
泛滥了全世界。

42
      在清哓的密语中,我们约定了同去泛舟。世界上
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们这无目的,无终止的遨游。
      在无边的海洋上,在你静听的微笑中,我的歌唱
抑扬成调,像海波一样自由,不受字句的束缚。
      时间还没有到吗?你还有工作要做吗?看吧,暮
色已经笼罩海岸,苍茫里海鸟已群飞归巢。
      谁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开链索,这只船会像落日
的余光,消融在黑夜之中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