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情感,超越时间,几十年不变;有一种友谊,跨越空间,千山万水无以阻拦。它源于动乱年代的一场政治革命,最终回归到人间烟火中的自然。
  人为什么回忆?因为人都爱自己,因为过去的事情对你是没有威胁的。当没有威胁的时候,人就容易显露出真诚。 
  朝夕相伴的芙蓉河是否涛声依旧?大路旁的钻天杨是否风采依然?那铺天盖地的风雪雷雨,那炎炎日头下的巴根草团;那长长的棉花地,那宽宽的水稻田;那发黑的草帽,那破旧的衣衫;那光溜溜的锄把,那颤悠悠的扁担;那简单的铺盖,那吃饭的大碗;那亲亲的红烧肉哟,那日复一日的一稀两干;那低档酒,那劣质烟;还有那挑土上堤时心脏的狂跳,还有那春播下田时刺骨的寒;还有那“双抢”时的披星戴月和淌不完的汗;还有吗?有,还有对家乡、对亲人不尽的思念。 
  艰难困苦中的相濡以沫,日久天长发展成了肝胆相照的友情。你可以和战友瓜分家里寄来的衣物食品,共享16元生活费里最后一分钱菜票,当你在割禾时感到再也支持不住的时候,有人悄悄地替你割掉前面几行,回头相你投来会心的一笑;被雨水淋得象油一样滑的田埂,必须前后牵着手,才能踉踉跄跄地走过。这种相依相携与心照不宣的笑容,延续到走出农场后的许多日子,散布在你、我、他形形色色人生的田埂上。 
  那位爱脸红的小姑娘,拿着替你补好的破棉袄向你走来,也许就这样一直走进了你的心底,今生今世再也没有离去,探亲路上,小伙把姑娘最重的行李背在自己身上;水井旁,姑娘不动声色地接过小伙的洗衣盆……也许就这样开始了一世情缘。由于那个特殊年代和兵团的军队建制的森严纪律,少男少女间那种神秘而朦胧的吸引,决大多数只能停留在心灵的相互憧憬阶段,在火红的时代与纯真无邪年龄结合的岁月里,青春的友情和爱情大多只能划出美丽的平行线,艰辛的日子里为数不多的暖色,在今日的天空中幻化出瑰丽的彩虹。 

  世上的牵挂千千万万,惟有对这份战友情结割舍不断,她将伴随我们的生命到永远、永远。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