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小的时候,父亲曾带我去过一次小孤山,现在还有二个场景深刻的记忆在脑中。
一是父亲抱着我,沿着极其陡峭的石阶而上,近在咫尺就是断崖绝壁,这种对高的恐惧一直存在记忆深处,我的梦中多次出现这种场景,梦见自己在垂直的石壁上艰难攀登,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深渊,而周围的人似乎都很轻松。每次做这种梦都会惊醒。
另外一个场景就是父亲在绝壁边的石桌上与人对弈,背景是辽阔的江面,右边是个很远的平原。
 
但我没想到这种恐惧还继续存在,昨天去小孤山,看到绝壁上的羊肠小径,我畏惧了,若不是有人从我旁边经过,给我鼓励,我真的登不上最高峰。
看到父亲年轻时在小孤山前的留影,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。

Advertisements